polar day

这极昼,高三美术生,目前集训,杂食动物,想要有人在空间躺列,企鹅号:1832218145

【76X黑爪76】 Plane mirror 2

#守望先锋#√
还是#双76#预警
我快写成all黑76了【快够!】
反正这冷坑我挖定了【喜欢的亲,可以翻阅上一篇www】
#士兵76#←大总攻【这很正确x】

2
杰克·莫里森的兼职虽说摆不上台面,但收入非常可观。站到自己房间的窗口,望着有些浑浊的天空【又要下雨了……】冷风吹的他有点凉,撩了撩他白色的头发,街道上除了霓虹灯,过往的行人少之又少,除了富家子弟之外普通人几乎不会跨入红灯区

【你不会用正常一点的方式过来?你真以为你是鬼?】

【我劝你把语气放尊重点……杰克,我现在随时可以弄死你……】烟雾笼罩了男人,一把霰弹枪抵着他的后腰并且还在往下摩擦着。【那要看你准备在哪弄死我了,床上?】开着毫无营养的玩笑转过身。跟自己上司做不知道是第几次了,反正印象就是,要么没前戏直接蛮干,要么有前戏,让他三天下不了床,另外就是用自己的嘴解决,好在今晚死神心情很愉快,所以杰克·莫里森自然在这个夜晚也过的足够舒坦。莱耶斯坐在床边点了根算不上高档的烟【任务失败?这可不像你……】雇佣兵摸了摸自己的脖子,哼笑了一声【加比……我可是发现了一个不错的……嗯……猎物】【得了…杰克,你跟任何男人都想来一腿……】【闭嘴,加布里尔,从现在开始聊天收费……要么你从这滚蛋,我现在就收工,要么给我双倍,我可以勉强陪你一晚】男人翻了个身把被子又朝上拉了拉,显然不想再进行这个该死的话题【有时候我真想把钞票塞你嘴里,然后把你操到成为一个只能依靠我胯下而活的婊子……莫里森】【那你可真是恶趣味】莱耶斯从不开玩笑,莫里森也知道,但他乐于挑战某个男人脆弱而易怒的底线,虽说并不是每次都可以全身而退,可这名雇佣兵也乐在其中。

76不爱去酒吧之类的,太过吵闹,使人心烦意乱,但用酒精麻醉神经,他却屡试不爽。以至于搬家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一个生意并不怎么好的酒吧,这样在喝酒时,至少噪音不会过于攻击他的耳膜

【哦,杰克,没想到能在这遇到你……】一瞬间士兵76想扭头就走,但他还是坐下了,刚想开口,又被堵了回去

【想喝点什么,我请客】

【不必了…我有钱…威士忌加冰】看着对方把酒倒好,就一直盯着他看【我脸上有东西?还是你想让我给你的脸开个窟窿】雇佣兵收回了自己的目光,开始照顾吧台的上仅有的一只玻璃水杯,与其他的岩石杯便显得格格不入,然后他给自己满上了一杯牛奶,并示意老兵与自己碰一杯

【注意自己的身份……在某种意义上我们只是敌人】76墨镜下的眼睛盯着酒杯里的冰球和偶尔出现的气泡【嘿,可是我也在某种意义上下班了,不要那么扫兴】自顾自的,雇佣兵单方面的和对方碰了一杯,之后就一直用手指在杯子的边缘转圈

【我现在仍旧好奇,你是怎么来的……】

【……】76沉默了 并把桌子上的酒一饮而尽【不想说就算了,我问了也没有多大用处】雇佣兵耸了耸肩,重新把酒给对方满上。莫里森脸上挂着笑,令76有点不寒而栗

【嘭!】一声玻璃破碎的响声刺入二人的耳膜,一瞬间角落里的人就剑拔弩张的要打架

【要打架滚出去打,不要在老子地盘犯浑……】

【你算……】说着雇佣兵就把自己的爱枪拍到桌面上,发出清脆的响声。在赶走几个混混之后,酒吧里就只剩下了他们二人

【这店是你的?】【不然是谁的……我是不是该赞叹一下你的反应迟钝?】雇佣兵笑了出来,这使76皱了皱眉,取下了墨镜闭上眼揉了揉眉心。但那转瞬即逝的蓝色还是晃了男人的眼

【咳……】76干咳了一声【你的眼睛是怎么变红的…】对方半瞌了眼,声音都带着些许笑意【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这只是黑爪的实验产物,我拒绝洗脑,毕竟我没有任何理由放弃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和我的……过去。不过可能是因为我仍存在不稳定因素,所以他们给我移植了这个】他转过身,给后颈的领子卷了边,金属的构造映入眼帘,周围和金属相连的肉都微微泛着红色。士兵的眉头皱的更加严重【你……】

【你的眼神是在同情我吗?杰克·莫里森……】

士兵挣了一下【不……每个人都有选择他自己走的路的权利,无论好坏…你也无需受到同情…】士兵第一次直视这个人,所以俩人对上了眼……红色吗……跟自己战术护目镜一个色……

【喜欢海吗?小杰克……】

【ps:①这个世界观,死神是黑爪最大的boss【不知道为什么会想这么写,大概是脑子坏了x】】




   
© polar day | Powered by LOFTER
评论(8)
热度(16)